枳生淮南

惯于离经叛道。

nice to meet you.

墙头多💦

我的男朋友和猫

朦朦胧胧中,有什么湿热的东西在脸上四处舔舐,陈稳抬手烦躁推了一下,不出意外地听到了一声十分委屈的绵绵的叫唤。


“得,小祖宗,我的错。”陈稳睁开一只眼睛,伸手把正蔫蔫地缩在被子上的小猫揽到怀中。


陈稳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小动物的抵抗力为零,或许还是负数?


当林枫松靠在门边计算陈稳需要几分钟才会打开门时,先是听到了一小声猫叫,接着是开门的声音。


“哟,这是哪身行头啊。”看着面前人一身宽松的睡衣,嘴里含着牙刷,嘴边都是泡沫,手上还抱着一只黑白小猫,林枫松笑着伸手把他刚梳齐的头发又揉乱了。


“所以概括来说就是这是你表姐的猫放你这养几天?”林枫松坐在沙发上咬着吸管吸罐中的可乐,“挺好的,你可以跟这猫学习学习乖巧这一技能。”


“嘿你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。”陈稳洗漱好后从卫生间走出来,将猫放在地上,拍拍它的屁股指指林枫松,“去,挠他!”


那猫伸爪子在地上前后磨了一下猛地朝林枫松奔去。可在他脚边就突然停住了,这猫围着林枫松的腿转了几个圈,舔了舔他的脚脖子,伸爪子抱着他的脚就躺下了。


“真没出息!”陈稳呲着牙一跺脚,也在林枫松身边坐下。


林枫松完全还在状况外,将脚边的猫一把捞起,笑着塞到陈稳怀里:“还真别说,这猫的攻击力我给满分。”


“闭嘴吧您。”陈稳在他眼前挥了挥拳头,“找揍呢。”


“哟呵,难不成你也要学着你那猫用抱大腿来攻击我?”林枫松抬手包住他的拳头晃晃,嘴上还不忘调侃。


“走走走,你走,赶紧的。”


俩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突然发现猫不见了。


“睡觉去了吧,我也弄不懂这小家伙。”陈稳翻看着手机站起身,“我先下楼拿个快递。”


趁着陈稳下楼的空挡,林枫松开始在各个房间寻找猫的身影,当推开陈稳卧室的门时,一眼就看到了钻在被子里却露出的小尾巴。林枫松毫不犹豫地掀开被子把那猫抱了出来,被打扰了睡眠,小猫迷迷糊糊地叫唤了两声。


林枫松竖起食指靠在唇边示意它不要叫,指了指床上本该陈稳躺的地方再指了指自己,一字一顿地:“是我的。”



第二天早上,醒来的陈稳疑惑地看着睡在沙发上的小猫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3 )
  1. 影日kagehina枳生淮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枳生淮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