枳生淮南

惯于离经叛道。

nice to meet you.

墙头多💦

两个人[枫稳]

两个北北都不更博我哭了

——————


【有的人,就是喜欢昧着自己的本心做事】


几天前在咖啡馆门口,离别时林枫松抢过陈稳的手机,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放进了快捷拨打栏:“过几天找你出去玩儿。”


“拒绝,我忙得很。”陈稳拿回手机后看也不看就塞进口袋里,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,朝他吐了吐舌头跑进雨中。


今儿一大早,陈稳顶着鸡窝头和大大的黑眼圈站在镜子前洗漱。刷牙时眼前都还是迷迷糊糊的,甚至好几次被满口的泡沫呛得直咳嗽。


发生了什么?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昨天晚上十一点多。


陈稳正坐在床上,腿边放了一大包薯片,一手稳稳地拖着手机看着电影,另一只手一刻也不停地往嘴里塞薯片。


影片进入尾声了,袋中也只剩下薯片沫了,他干脆拎起包装袋直接往嘴里倒。突然,一通电话打了进来,他吓得手一抖,抖了自己一脸儿沫。


来电显示:大树。


陈稳赶紧用袖子胡乱擦一把脸伸手就要划开接听键。


“拒绝,我很忙的。”


想起那天的话陈稳伸出去的手停住了,喃喃自语:“对对对,我很忙,我很忙。”他拿过手机盯着屏幕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
现在马上就接的话那也太不够面子了,我可是很忙的,这样吧,它再响十秒我就接。陈稳一直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。


再响五秒我就接。


讲真,再三秒我准接。


一个未接来电显示:大树。


“我靠!挂了!”陈稳将手机往床上一摔,用力揉自己的头发,“你说你再响三秒都耐不住么!”


其后的时间,陈稳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,纠结着自己是否回拨过去。


拨什么拨啊!凭什么我拨?他就不能再打一个来么!


从科学角度来说,这叫傲娇综合症?


【有的人,刚刚好还真不吃这一套】


林枫松走在街上,将时不时飘落到自己头上的叶子捡下,想着昨晚那通没人接的电话,撇了撇嘴还是掏出手机再打了出去。


“喂?”


哟呵,这还不到两秒了,舍得接了?


“昨晚你这个大忙人去哪儿忙去了?”林枫松低头走着踢脚边的石子。


“哎哟你可别提了,昨晚一哥们搬家,非要让我去看看家具怎么摆。这不,我现在还在这儿呢。”


“是挺忙啊,今儿起得特早吧。”


“是啊,我现在还迷糊着呢。”


“那行,不打扰你了。”林枫松挂完电话,正好走到陈稳家楼下,看着他家窗边一闪而过的身影勾唇笑了。


“陈稳先生您好,您的快递到了,请下来取一下吧。什么?好吧,那我送上来。”一个快递小哥叹了一口气挂掉电话。


“那个,我来帮你送上去吧,我是他朋友。”


林枫松也只来过陈稳家一次,所以只能凭着记忆找。


他深呼吸沉了沉声敲响门,故意把声音变得很低沉:“有您的快递。”


随后他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借着看到一个脑袋从打开的门缝里钻出来。


“靠!是你。”


林枫松跟着陈稳进了屋,打量着四周还不忘调侃一下他:“你那哥们跟你同居?”


“我刚回来。”


“距离我给你打电话才多久啊,你开飞机回来的呢?”


“对啊,我就是开飞机回来的,飞机刚刚走,真是不好意思没让你一睹它的芳容。”


“你就贫吧。”林枫松哭笑不得地抬手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他的后脖子。


【这样子的两个人,除了般配还能怎么形容】


“留下来吃饭吧。”


“你要下厨?”


“想的真美,叫外卖。”


“能让你掏钱也真难得。”


“谁说的,你掏钱。”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4 )
  1. 影日kagehina枳生淮南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枳生淮南 | Powered by LOFTER